忘忧草app

【 .】,精彩免费!

“夜总,这是我让餐厅的厨师特地为您熬的南瓜粥,您吃一点吧,免得饿坏肚子。”张晴晴妩媚的声音在诺大的办公室里显得很突出。

她走到办公桌前,将纸袋里打包好的餐盒一样一样的拿出来摆放在夜殇面前的桌子上。

正坐在办公桌后面闭目养神的夜殇皱了皱眉头,但却没有睁开眼睛看她,只是淡淡的说,‘放下吧,我待会再吃,先去忙。’

他冷淡的态度让张晴晴很不爽,可她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依旧笑得很娇柔,‘我妈妈说了,南瓜粥要趁热喝,夜总,您一定不要忘记吃哦。’

夜殇没有说话,依旧双眸紧闭,摆明不想回应她。

张晴晴眼眸黯了黯,但还是很识趣的退出办公室。

算了,她办公室里还有个女人等着自己过去呢,那个女人是导致夜殇疲惫的罪魁祸首,她过去必定要好好说说那个女人才是。

临走之前,张晴晴还不忘记温柔的叮嘱夜殇几句,尽显她金牌秘书的风范……

‘那,夜总,我先去忙了,南瓜粥,您不要忘记吃哦,因为下午还有重要的客人来拜访您呢,您可要注意身体,要是太累的话,您吃了粥之后可以到休息室里小歇一会,养足精神了,下午我们跟客人的谈判才会更加主动,您说对不对?’

她体贴的叮嘱让夜殇的浓眉皱得更加深了。

这个张晴晴,她未免管得太多了吧?

刘羽琦纯真风韵粉嫩动人

什么时候,张晴晴野心这么大,竟然管起他的饮食作息来了?

听见办公室的门合上的声音之后,夜殇紧闭的双眼缓缓的睁开,目光落在了办公桌上摆放得整整齐齐的餐盒还有饮料。

南瓜粥?

张晴晴不愧是方姨的女儿,还真懂得自己的爱好啊。

他肚子是很饿,如这些天一样,可惜对于张晴晴亲手送上来的食物他就是没有什么胃口。

忽然之间,他脑海里冒出这样的假设,要是午餐是蓝草亲自从家里送来公司给他的,他会不会高兴的吃得干干净净,而且意犹未尽?

呵呵,当然了。

那个小女人就是他魔怔的源头,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总是能轻易的左右他的心情。

要不是为了给她一点时间和空间让她反思她和自己的关系,他才不会如此跟她冷战下去呢。

唉。

轻叹了一声,夜殇还是认命的拿起手机拨打了沙凌的电话。

不给蓝草直接打电话,给沙凌打,透过这小子了解蓝草此时的状况也是一个解他心瘾的不错选择……

一边拨打沙凌的手机,夜殇一边走向落地窗,忽然之间,他一颗心跳动了一下,夜殇愣了愣。

怎么回事?他怎么总感觉到身边有熟悉的人在等着他?

是那个女人吗?

‘夜少,您找我?’沙凌接通了电话,开口就恭敬的问。

“她呢?”夜殇沉沉的吐出这两个字。

沙凌一听,就知道这个她是指谁了。

他不禁纳闷,蓝草都到了帝王集团那么长时间了,她还没有见到夜少吗?

为什么夜少要打电话给自己问蓝草的下落呢?

“快说!”夜殇不悦的催促。

沙凌张嘴想说什么,却又想起了蓝草的警告。

“沙凌,我告诉,不准夜殇知道我到公司找他,我要给他一个惊喜,记住,不准自作聪明提前告诉夜殇,否则不放过!”

沙凌不懂蓝草口中所谓的“不放过”是什么意思,可他还是对蓝草有所忌惮的。

毕竟她是夜殇的女人,而且身怀六甲,深受自家主子的宠爱呢。

要知道枕边风是最具有杀伤力的,要是蓝草在自家老板的耳边说几句自己的不是,自己岂不是要被老板炒鱿鱼?

夜殇见话筒那端久久没有人响应,于是语气沉沉的喊话,“沙凌,在听吗?”

……

离开夜殇的办公室之后,张晴晴就立马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良哥盯着蓝草背影看的这一幕。

她脸色变得阴沉,阴恻恻的咳嗽了两声,“咳咳,们在做什么?”

良哥听见她的声音,立马紧张的来了个九十度的转弯,眼神乱飘不敢正视张晴晴那不悦的眼睛,“张秘书,您回来了?”

“嗯,怎么还在我办公室?是她让留下来陪她的吗?”张晴晴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一直盯着蓝草看。

“我,我,我……”面对张晴晴,良哥一紧张就结巴,最后语无伦次的,“我送蓝小姐到您的办公室,喏,她在那里……”

张晴晴粗鲁的打断他,“我有眼睛看,不用指给我看,出去吧,记得关门,没有我的允许

不准进来。”

“好,好的。”良哥岂敢不听张晴晴的话?

张晴晴叫他走,他就立马转身离开了。

临走前,他小心翼翼的关上了门,随后就一直站在门前不离去。

他很了解张晴晴,也知道张晴晴把自己赶出办公室后想做什么,不外乎是她有话对蓝草说,而且是关于夜殇的。

女人和女人待在一个房间里,并不见得就会安全。

要知道女人一旦反目,打架也是有的啊。

要是张晴晴一不小心打了蓝草,那她就无法面对夜殇了,有可能还会失去在帝王集团工作的机会。

所以他要守在张晴晴的办公室门口必须确认她和那个谁没有串通一气。

听见张晴晴的声音,蓝草缓缓的回头。

当看到张晴晴那张若有所思打量自己的脸庞时,她微微一笑,直接问道,“张秘书,夜殇开完会了?”

“不是来找我的吗?”张晴晴明知故问。

‘不。”蓝草勾了勾唇,温柔的目光落在茶几上的那个纸袋,温柔的说,“我是来给夜殇送早餐的。’

“早餐?”张晴晴盯着茶几上的那个精致的纸袋,语气冷冷,“蓝小姐,很抱歉,您的这份早餐送来得太晚了,现在已经是午餐时间了。”

‘那又有什么么关系,早餐当午餐吃,也不是不可能。’

“是的,说什么都是对的,可知道夜总想吃的是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