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钱不用会员的app

直接朝着陆尘宣行礼下跪,说道,“公子。肖老板的事情查清楚了。确实跟王昌有勾结。”然后便把一页有些破旧的纸递了过来,“这是参与人员的名册。”

“很好,一号,整理一下,明天给顺天府尹大人送过去。”陆尘宣并没有点灯,只是借着月色可以看清楚一点轮廓,以及冷硬的面容。

一号正要退开的时候,陆尘宣突然开口道,“等等,问你个事。”

看着公子这疑惑的眼神,一号觉得自己今晚上可能是要遭殃了。直接说道,“公子,您直接问吧!”

早死晚死都得死,不如痛快死,还可以骨气一回。

“一个女子她愿意主动地为你治病,是不是想要对你好?”

“……是”

“一个女子愿意在你的面前展现脆弱的一面,是不是说明她相信你?”

“可能吧。”

“一个女子愿意近距离的接触你,然后羞涩的跑开,是不是说明这女子就是不敢面对自己的感情?”

“是,公子。”

“一个女子愿意住在你的宅子里,还愿意相信你,是不是说明她心悦于你?”

风琴小美女户外写真笑容温暖

“……是吧!可我觉得苏白姑娘不喜欢公子啊。”小厮一号正要说什么的时候,陆尘宣直接打断了。“行了,你走吧!问完了。”

小厮一号实在是觉得云里雾里。公子这个样子分明说的就是苏白姑娘啊!可是苏白姑娘明显就是不喜欢公子的啊!

还是说因为自己没有喜欢的姑娘,所以公子和苏白姑娘这就是爱情?如果这就是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好像是真的玄幻了。

那么喜欢一个人也真的挺恐怖的。小厮一号突然觉得自己对姑娘没有什么想法了。

本以为公子会喜欢东邑国那边围着公子转的的那些漂亮的世家小姐,但是现在看来,公子好像是喜欢丑的。

特别是像苏白姑娘这样的丑的说不出来的感觉。最重要的就是苏白姑娘脾气也不好,或许吧!公子的世界和我们平常人的世界不一样。

小厮一号还是走了出去,什么都没有说,生怕公子突然就要惩罚自己,那就划不来了。还是赶紧溜之大吉吧!

陆尘宣确定了这个答案之后,便寻思着自己要怎么跟苏白姑娘相处。也不知道苏白姑娘喜欢吃什么。就像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年一样,期盼着自己喜欢的姑娘能够更加的开心。

就像是在赌坊绑住了苏白姑娘,陆尘宣就知道自己在苏白姑娘心里的分量明显就不一样了。这种开心就是那种无法言说的感觉。

不自觉的想起来两个人相处的点点滴滴,还有就是苏白姑娘故意说一些难听的话,为什么她说什么现在自己都是觉得很好听呢?

难不成自己中毒了,一种叫做苏白姑娘的毒?反正苏白姑娘也会解毒,恩,没事。陆尘宣乱七八糟的想了一些。

不知不觉的睡着了,一夜好眠。

这么多年来,可能是第一次睡得这么好。

陆尘宣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了,天大亮。自己好久没有睡得这么沉了。倒也没有多少的端倪。

但若是搁在以往,肯定会觉得不对劲儿。就算是再怎么能睡都是会在固定的时辰醒来的。这都是从小养成的习惯了。

一番梳洗之后,陆尘宣难得照镜子,整整衣冠,倒也不失风度。思虑再三,打算先去西厢房走走。

陆尘宣对着门外说道,“二号,今日这天气如何?”

二号笑嘻嘻的道,“回公子,苏白姑娘的西厢房还没有动静哩,这边没有婢女,苏白姑娘说她自己能够照顾好她自己。我去那边喊她一下哩~”

陆尘宣叹了一口气,“罢了,我去吧!尽尽地主之谊。”然后便迈着步子走了。走的好像是要比往日走路快一些。

二号便在一旁偷笑,一号觉得有些奇怪,“你怎么答非所问呢?公子竟然不处罚你?真的是太不公平了!”想想自己经常被公子打板子。瞬间内心留下辛酸泪。

二号直接赖得搭理一号,一号有的时候情商真的不高,但也是够实诚。然后二号便快速的来到西厢房。公子既然是走着来的,那么自己就用轻功好了。

得在公子之前通知一下苏白姑娘。不然苏白姑娘可能会手足无措的。

但是未曾想,自己到门口的时候,公子已经进去了。公子这……还真是心急啊!于是小厮二号便跟着陆尘宣进去了。

陆尘宣先是敲了敲门,然后没有人回答自己。觉得不对劲,轻轻一拉门,便打开了。里面早就没有什么人了。

一看就是苏白姑娘走了,在府上,不可能会有刺客的。因为不管是小厮一号或者是二号都是足以抵抗大部分高手的。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苏白姑娘没有用武力或者是其他,就直接走人了那种。

陆尘宣倒是一直都是一言不发,二号也不敢多说话,生怕公子一个不开心,然后自己把气撒在自己的身上啊!

桌上有一封信,陆尘宣直接拿起来。看了看,问了身边的二号,道,“郁眉回来了?”

二号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昨儿个凌晨回来的,有些晚了,现在应该在睡觉。”好像有一些不明所以的意味。

怎的突然问起郁眉公子了?难不成这件事情跟郁眉公子有关?

“呵。睡觉。”陆尘宣直接说了一句,“一号,你去把郁眉给我泼醒。来见我。”

陆尘宣便坐了下来,倒着青瓷壶中已经凉透了的茶,应该说昨晚苏墨染自己沏的茶。一杯接着一杯的喝。

直到郁眉被小厮一号拎着过来的时候,还在大吼大叫的,满脸都是控诉。

到了陆尘宣的身边,瞬间就不说话了。陆尘宣笑着说,“美美,好玩吗?”

郁眉有点小心翼翼的问道,“老二,我真的……可以说真话吗?”那眼神特别的无辜还有一点的期待。

“不可以。”陆尘宣淡然的说道。“什么时候连你也会算计我了?”

一号和二号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了!这怎么可能啊?!